核心提示: 17年前,今何在凭借一本《悟空传》名声大噪,书中金句至今还在网络流传: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。书中与天命抗争,狂傲不羁又帅气无比的孙悟空,更是看哭无数人。

    17年前,今何在凭借一本《悟空传》名声大噪,书中金句至今还在网络流传: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。书中与天命抗争,狂傲不羁又帅气无比的孙悟空,更是看哭无数人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QQ截图20170711112556.jpg


  而今年夏天,这本前后出版过8次,加印147次,销量近1000万册的“网络第一书“,终于也要被搬上大银幕了。由郭子健执导,彭于晏主演,说实话,很多人期待,也有更多人担心。

  今何在《悟空传》的精髓,是对脸谱化英雄形象的彻底颠覆。在他笔下,神不可敬,英雄也只能挣扎求生。而本文作者钱德勒认为,电影版《悟空传》最可取的地方,同样也是那遮不住的反叛精神。

  将《悟空传》这样受众广大的IP小说改编成电影,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戴上了紧箍儿。它得找到《悟空传》的真相,才能说服书迷以及更多的年轻观众,不被情怀这种东西束缚、绑架。郭子健的《悟空传》在主题上做到了,以一个复古、粗粝的全新故事,完成了“西游真相”的影像化。

  在经典面前化繁为简、去粗取精,只有叛徒才可以做到。就像只有丢了石心的孙悟空,完全不依杖天神的器物才可能战胜天。《悟空传》里的孙悟空,可以说华语影像里第一个,可能也是唯一一个与神佛彻底决裂的死猴子。

  这一点,郭子健比周星驰的《大话西游》抑或《西游降魔篇》还是《西游伏妖篇》走得更远。不知道有人注意到没有,周星驰再戏谑再无厘头,但他还是在电影里留了一个小小的切口,犹如刀锋,虽然险,但很虔诚。

  他对大慈悲有向往,对立地成佛有情结,所以无论至尊宝还是唐僧,都是要上路取经的,绝不可囿于儿女情长。周星驰的电影对于金刚法则并无不敬,幻灭最多、自毁更多的反而是“小我”。

  周星驰与郭子健的不同也包括创作手法,或许,也是一个成年人与年轻人的区别吧。

  “西游记”故事是用人情世故缝合了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悟净、白龙马这些妖魔,与观世音、太上老君、玉帝、普贤、如来这些神佛之间的关系。

  桥梁就是一部大乘经法,命运的无常让前者选择了妥协和合作,空有七十二变又如何,救不了心爱的女人,那惟有相信这是某种考验,历劫之后大彻大悟——今何在说其实就是麻木了,没有感情了。

  电影《悟空传》大刀阔斧,尽可能把爱情部分简化,简化到有些随便的程度,倪妮扮演阿紫,是功能性的,类似周星驰,她必将在关键时候推动小伙伴们的团结,以及他们的顿悟。

  对于一个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人而言,最大的伤害不是贫穷,而是偏见和套路——因为你是这样的原生家庭(家乡、教育背景、性别、天资……),所以你不行啊,你只能做这些。你要不要服?

  电影的故事主线就很简单了,这几个年轻人不服吗,就要挨打,然后只能团结起来怼回去。

  但说起来简单又不简单。刚开始他们是孤立的,天蓬和杨戬要打孙悟空,直到他们重回人间丧失仙力,面对天灾人祸时良心未泯,才选择团结,站到天庭的对立面。但我最唏嘘的是,看起来他们胜利了,代价却如此惨重(此处因为剧透被打码)。

  杨戬选择与孙悟空联手打败大BOSS上圣天尊(俞飞鸿饰演),但是杨戬最终成为新的“天尊”,就是我们常说的,最终我们变成自己年轻时最讨厌的样子。

  他代表天庭将尽全力追杀孙悟空,孙悟空也只能率领不服天命的群魔群妖与之相博。眼熟吗?祁同伟之于侯亮平?这种悲剧性的分化,似乎又证明了天命的无常。

  价值观的分歧,是年轻人各走各路,上升下坠的驱动。孙悟空不要了石心,拿命换了一次最碉堡的freestyle,证明了什么?他依然被定性为魔,而战友杨戬将成为他日后的敌人。

  为了完成这次拿命来秀的表达,郭子健大刀阔斧地把人物角色的背景,行为动机尽量简化,标签化(有些地方的衔接就有点生硬了),并且采用了界限非常清晰的三段式,古典得让人一时有点困惑,在戏剧结构上不打算含蓄一点吗?

  电影展示了一个年轻人对于命运最大程度的抗争,结果会如何?或许一切都没有改变,但至少他无悔过。电影里,孙悟空最大的战果是什么?

  没有取经,没有唐僧,这就意味着他不按照天庭的游戏规则玩儿,爱谁谁。一万年里,只需记住齐天大圣,而不是斗战胜佛。

  其实从我个人的趣味来说,哪怕是原著小说《悟空传》,最糟糕、最啰嗦的部分就是爱情部分(其实延续到电影版也是如此),它并不感人,甚至真的流于形式和社交平台交流的肤浅层面。

  但是它最好的部分,就像无尽黑夜里哪怕只有一道轨迹的流星,也足矣照亮寰宇。那就是遮也遮不住的反叛精神。

  今何在在《悟空传》里直斥佛存在的虚无,佛无所不在,却有不能言其形其态;佛既在心中,那为何还要扫镜台供香火?

  他很大胆地指出,神的存在是建立在人们对于命运的无知和恐惧上,知道得越少,就越是需要通过供养信奉神灵来获得现世短暂的偷安——哪怕多么不堪一击。

  对于天命的怀疑以及自我意识核爆级的强化,就是今何在《悟空传》在主题上的真相。

  用一句最时髦的话来说,好比佛祖、天庭问孙悟空:你信不信命,要不要乖?那么孙悟空就在明知不可为的限定里,完成了一次freestyle。

  

七台河新闻媒体中心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点击排行

    评论排行